kaiyun体育官方网新闻中心

kaiyun体育官方网站入口

微信公众号

美国挑起芯片二战,一战干翻了日本,中国会怎样?

时间:2022/8/11 10:21:08浏览次数:2469

2022年8月9日,美国通过了芯片法案,美国芯片股暴跌,很多人说活该。没法不跌,经历了三四十年的深度全球化,大家水乳交融,从2018年开始,中国最大宗的进口商品就是芯片,超过了军费的开支,去年花了2.8万亿,占GDP的2.45%,妥妥的世界第一大芯片消费国。真没了中国这个大市场,很多芯片公司业绩肯定受拖累,股价不跌才怪。让很多公司不满的还有,这个法案是个钓鱼法案,啥意思呢?用蚯蚓钓大鱼,给的太少要得太多。虽然号称有2800亿美元的规模,但实际的补贴是527亿美元,钱不多还要分5年投入,而且涉及很多项目,比如其中只有390亿美元用于在美国建厂补贴,完全杯水车薪。英特尔之前本来打算在中国建个厂,被白宫否了,这次他们说,在美国建厂没问题,但希望补贴120亿美元,一家就要拿走小1/3,完全不够分的。

所以韩国很犹豫,台积电也很犹豫,但结果会是啥?

大概率会屈从,因为他们的芯片产业从一开始就是美国扶持起来的,美国也是他们的大主顾,完全没法得罪,像台积电,90%的零部件都是从日美进口的,真跟美国对着干,结局不用想也知道,这也是他家董事长说“武力夺不走台积电”的真正理由。

美国芯片股大跌,但10号A股的不少芯片股涨了,逻辑无非是国产替代,但客观的说,这事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按计划,2025年芯片的国产化率要达到70%,目前最乐观的分析是——2019年的国产化率是30%,2021年是36%。

权威机构IC Insightsz的统计是这样的:

2021年,中国大陆制造的芯片价值为312亿美元,消费了1865亿美元,占比只有16.7%。这312亿美元里,总部在大陆的公司贡献了123亿美元,剩下的都是台积电、SK海力士、三星等等的大陆工厂贡献的,按这个数据算,纯粹大陆公司制造的芯片占消费比例是6.6%。总体来说,现在芯片的现状是——发展非常迅速,产品落后两代,技术受制于人,未来充满未知。

有人说,我们能搞出来两弹一星,搞芯片给足够的时间、足够的钱应该也可以。这就真需要努力了,技术上光一个光刻机眼下就无解。再说钱,2021年,芯片行业的全球研发投资中,美国占了55%,中国是3.6%,研发投入差了不少。而且,七八年前国家就搞了芯片大基金,最近的事大家也都知道,管钱的人被抓了不少,有老总有总监,基本算是窝案了,虽然产业发展了、基金业挣钱了,但这帮孙子违法违纪的事也干了不少,受牵连的上市公司也不少,很多几年前醉心于研发的老总都忙着搞资本挣钱,现在搞不好有人还有牢狱之灾。靠这帮人基本没戏,那怎么办呢?也没有任何的捷径,我们之前的误区就是认为靠全球产业链就能解决这个问题,认为不论美日韩,钱总是要挣的吧,在市场上买就行。但现在这个逻辑不成立了,剩下的只有靠自力更生一条路了。这不得不说,虽然美国有各种流氓的地方,但他们在这点上看的很明白,40多年前,第一次芯片战争,就是这么打起来的。

芯片这个产业,其实是美国搞出来的,贝尔实验室发明了晶体管,之后美国德州仪器的工程师搞出了集成电路,再后来有人研究出了光刻法、CMOS技术,直到1971年第一个微处理器问世,基本都是美国在主导。跟很多产业类似,当时芯片产业的最大需求方不是消费品公司,而是军方,50%的半导体、72%的集成电路,买家都是美国军方,当时大搞冷战,这是刚需。当时的日本也主打科技立国。他们觉得集成电路是个好东西,就琢磨着怎么用到消费品上。有家公司叫卡西欧,他们主打一个产品——计算器,异常受欢迎,高峰时,卡西欧计算器占了全美市场的80%,美国不爽了,1972年,美国找了个借口拒绝给日本提供芯片,卡西欧的计算器立马大受影响,两年后市场份额就降到27%。计算器在当时算是高科技产品,日本一看,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爆款快要死了,那就自己搞芯片吧。他们当时采用的是国家队的模式,成立了“DRAM制法革新”国家项目,怎么讲?就是政府牵头,联合日立、NEC、富士通、三菱、东芝等等重要企业,大家凑份子筹资737亿日元设立研究所,其中政府补贴了291亿日元,占39.5%。他们怎么搞呢?研发搞“赛马”,谁跑出来算谁的,互相pk;资金除了补贴还有接近于零的低息贷款;市场搞保护,提高关税抵制美国产品,倡导国货。举国之力搞研发很有成效,到了1980年,美国惠普做了个测试,结果是“日本芯片的良品率远远高于美国”,龙头公司NEC、东芝和日立的良品率,比美国高6倍。

有了这么高的评价,日本公司的市场份额也不断上涨,到了1980年代,完全超过美国,成为半导体行业的霸主。1986年,日本半导体产业在 DRAM 份额占到了80%,在整体芯片市场的份额达到54%,世界第一,远超美国的37%。这让美国非常不爽,其实早在1977年3月,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(SIA)就得出结论:日本电子产业的成功,是在美国倾销的结果,而为了保持美国电子产业的竞争力,美国政府必须介入这次争端。当时有很多不同意见,比如有的经济学家就认为,按照比较优势理论,既然芯片不是美国的优势产业,那就应该放弃,日本是美国小弟,直接让他们搞生产,咱们直接买不就行了。这看似有理,但被美国军方直接打脸,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:美国所有的先进武器系统,都建立在芯片技术上,所以,美国必须保护本土芯片业的领先地位。既然牵扯国家最重要的军事实力问题,也就没什么可吵的了,于是,美国开始针对日本开始了“芯片战争”。

经济学家李斯特在《政治经济学的国民经济体系》里提到“踢开梯子”的说法,讲的就是“一个人攀上高峰后,就会把身后的梯子一脚踢开,以免别人跟上来,以此来保证自己的优势”。美国自打成了老大,就不断踹梯子。

那在这场芯片战争中,美国是怎么干翻日本的呢?第一招是舆论战。1982年,美国FBI假扮IBM员工,故意把IBM公司的27卷绝密设计资料中的10卷发给了日立公司高级工程师林贤治。林贤治也是个直男,一点没多考虑,很快表示还想要换取更多资料,FBI拿到证据后马上开足舆论,说“日本企业窃取美国技术”、“日本芯片企业没有商业道德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”等等,是不是跟前几年说华为的差不多?第二招是贸易战。

到了1985年,美国SIA认为,如果政府还不迅速采取严厉措施,整个行业将在与日本的竞争中消亡,于是著名的301条款出来了。日本政府还没想好应对之策,市场传言又起:说日本存在一个影子“九人委员会”。他们定期会晤以决定芯片价格、市场份额等等。日本坚决否认这些说法,但最后不得不屈从美国:1986年9月,两国签署了《半导体协定》。主要就是三条:日本芯片在美国市场只能等于或者高于公平价格。美国芯片企业将获得日本20%的市场份额。日本半导体产业无条件和美国分享技术等等。

这就完了吗?远远没有。

因为不能低价出货,所以日本厂商之间竞争加剧,日本通产省为了协调这个问题,对出口规定了统一的最低价。但这么一来美国不干了,以日本没有执行协议为名,对日本3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实行100%惩罚性关税,其中包括电视、计算机等等,但奇怪的是,不包括芯片。搞错了?美国的目的就是要让日本的企业继续内斗,拆散日本的芯片产业联盟。这还不算,对当时日本芯片的老大东芝,美国也启动了定点清除计划:先是迫使东芝关闭美国工厂;5年内禁止东芝向美国出口芯片;罚款150亿美元;禁止东芝向14个国家出口任何产品,为期一年。就这么霸道,一套组合拳下来,东芝再无力和美企抗衡。

美国用的第三招是扶持对手。

他们找的就是日本近邻韩国,不仅向三星转移芯片技术,还利用华尔街的资本搞精准孵化,有了这支持,三星疯狂复制日本芯片企业的生产线并且高薪挖人,1990年,美国干脆来了个更厉害的,同时对韩日发动反倾销,但差别很大,对日本征收了100%的反倾销税,而对韩国只征收0.74%。这么搞,哪有不起飞的道理?也就是在这个时期,中国台湾也看到机会,1987年张忠谋创办了台积电,趁势而起。

就靠这三招,美国没几年就打败了日本,1992年,美国本土公司重新夺回了市场份额,在日本的份额也达到了20%,1993年,美国重新成为世界最大芯片出口国。到了现在,日本虽然还是芯片产业中的重要玩家,但在全球的份额已经只剩下6%。

三四十年过去,美国新的芯片战争瞄准了中国,他们显然也不想坐等中国做大,所以从特朗普开始,这五六年就没停歇过。

芯片一旦受制于人,我们不仅得花更多的钱,而且还要看人脸色,与此相关的领域,成本大幅上扬是不可避免的,比如新能源车,我们在汽车芯片这个领域的自给率大概是5-10%,核心部件全靠外采,能不能得到最先进的还不好说,能守住现在的成本就不易。如果消费品还有可替代的产品,那军工显然是一个没有替代品的领域,而且在人工智能之类的智能制造领域也会非常被动,那更是未来国力竞争的重点领域,说一千道一万,命根子攥在别人手里不靠谱。自主是一定的,芯片大基金二期已出,怎么杜绝投资腐败是个问题,怎么增加投资效率也是个问题,之前各地大干快上,反倒被不少骗子钻了空子,现在看来,搞芯片需要新思路了。